邢夫人:做人难,做女人难,做一个豪门贵妇难上加难

2020-05-05 06:04:10标签:难上加难,贵妇,豪门来源:缘分网

《格林童话》自问世以来,深受各国读者的喜爱,可以说是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,任时光荏苒,依旧经久不衰,也是许多人童年时期的读物,而《格林童话》中最经典的童话故事当属《灰姑娘》想必有不少少女在童年时期听过这个童话后,便在心中种下一颗梦幻的种子,也曾有一瞬梦想过自己也能像灰姑娘一般嫁与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可乌鸦飞上枝头就真的能变凤凰吗?穷家女嫁入豪门便真的能收获幸福吗?这个问题,《红楼梦》中一位夫人用她半生的尴尬经历,和在豪门公府无力的挣扎,告诉我们后世女子答案是否定的。

这位夫人便是荣国府大老爷贾赦之妻邢夫人,为何说邢夫人嫁与贾赦是高攀呢?看他夫妻二人的身份和家世的差距便知。

贾赦乃荣国公之孙,贾代善与贾母所生的嫡长子,承袭了一等将军之职的爵位,先不论贾赦人品相貌如何,单说他的出身便是一等一的豪门贵胄。

而邢夫人呢?看邢夫人的弟弟一家连一处安身的房子都没有,一家人还要依靠着邢夫人过日子,她弟弟与贾珍喝酒,酒后也曾言“我母亲去世时我尚小,世事不知,她姊妹三个人,只有你令伯母年长出阁,一分家私都是她把持带来,如今二家姐虽也出阁,她家也甚艰窘,三家姐尚在家里,一应用度都是这里陪房王保善家的掌管。”可见邢夫人的兄弟姊妹日子也都过得十分惨淡。

若说邢家是先时富裕后来败落也说不通毕竟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烂船也有三斤铁。” 邢夫人的弟弟再混也不至于沦落到连一处房产都没有要租房住,而邢夫人若是家中曾富裕过,做过几日富家小姐,那她对金钱的欲望也不可能到“出入银钱,一经她手,便克扣异常,婪取财货。”

由此可见邢夫人出身虽算不上是微贱,但也不过是寻常的小门小户,算不上高门大户家的小姐,如此她嫁与贾赦做填房,也是存了欲高攀贾府,走捷径来获取豪门生活的念想。

然而世事焉有如此便宜,屈原《离骚》中亦有言“何桀、纣之猖披兮,夫唯捷径以窘步。” 有得必有失,这高攀贾府的捷径也不是那般好走的,邢夫人嫁入贾府后便是在这条道上连连窘步,生生做成一个尴尬人。

一来作为贾府的大儿媳,邢夫人不得婆婆贾母的欢心,也得不到当家的权力。

贾母对邢夫人这个儿媳一贯的为人处事和她那所谓的三从四德,并不大看得上眼,直接表明邢夫人贤惠也太过了,成了懦弱无能,平日里根本不会规劝自己的丈夫,甚至一点脸面也不给邢夫人直接问道:“他逼着你杀人,你也杀去?”可见在贾母眼中邢夫人这个长媳根本德不配位,试问在豪门大族中得不到婆婆的认可,这日子能好过到哪里去?

二来作为妻子,邢夫人得不到丈夫贾赦的爱重。

贾赦已经上了年纪,邢夫人也是个半老徐娘,人老珠黄之辈,她得不到贾赦的宠爱此乃情理之中,她的妯娌王夫人出身于“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金陵王。”的王家不也因年老色衰失宠于丈夫贾政,但邢夫人与王夫人不同的是,贾政对王夫人虽无已爱意,但尚存敬意,夫妻二人也是相敬如宾。

而贾赦对邢夫人则是即无爱意也无敬意,丝毫不将其放入眼中,左一个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寻欢作乐,半分也不顾及邢夫人这个正妻的脸面和感受,似乎邢夫人在贾赦处是妻不妻,妾不妾的尴尬存在。

邢夫人只能一味的迎合讨好贾赦来保住地位,这哪里是正常的夫妻关系,而邢夫人连自己的丈夫都不看重她,贾府中那些个生了一个富贵心,两只体面眼的人也怎么会将她当作正牌夫人来看待呢?

三来作为婆婆,邢夫人得不到儿媳王熙凤的敬服。

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,邢夫人的儿媳,可王熙凤平日一味奉承着贾母与王夫人,将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忘到天边去了,就算偶尔到邢夫人跟前也不过敷衍而已,渐渐只是做个样子,丝毫不上心,王熙凤这位管家奶奶都不上心的人,旁人又如何会上心。

邢夫人的处境真真应了,明时洪应明所著《菜根谈》一书中的一语“苍蝇附骥,捷则捷矣,难辞处后之羞,萝茑依松,高则高矣,未免仰攀之耻。”

从邢夫人这个尴尬人身上,我们后世之人也不难看出,世俗的婚姻还是要讲究门当户对,古语亦有云“竹门对竹门,木门对木门。”自古才子都是配佳人,在当今社会,也许有时候爱情能跨越阶级之间的鸿沟,但婚姻却不大能,姻亲结的不仅是两人之好,还有两姓之好。

所以作为后世女子,我们不用再讲究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”又何必怀有高攀之心,去做那依松的萝茑,飞上枝头的乌鸦,附骥的苍蝇呢?“不管我们踩什么样的高跷,没有自己的脚是不行的。” 豪门虽看似花团锦簇,但其中之难只怕是难于上青天,如今的女子有了自立自强的资本,又何需去蹚那一趟豪门的浑水。

作者:清极,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

Copyright © 2015 https://www.yfyy66.com

郑重声明:如果在线电子杂志或内容已经涉及到您的版权,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本站承诺在24小时之内删除。